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寂寞的恋亾

2018-11-01 11:03:32

寂寞的恋亾

1

莫尚傻傻地站在阳光底下,冰淇淋化了,流满了手,有些弱弱的黏。莫尚喊小北的名字:Hi,快来快来。小北不爱吃这种口味的冰淇淋。她沮丧的是,告诉莫尚很多次了他都不记得。莫尚健忘,还有些白痴。比如他路盲,比如丢三落四。但莫尚再健忘,他也会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爱着小北,小北是他的梦想,他是为小北这个梦想而生的。

只是梦想这种东西从来就是奢望,有几个人可以真的能坐拥梦想?

小北离开时,莫尚正在上线性代数。小北的纸条从一排传过来,娟秀的小字却粒粒如刀,刺透莫尚的毛孔,他只觉得难以呼吸。

小北退学跟着模特公司走了。她说那是她的梦想。

莫尚有一段时间特别消沉,他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上自习,上自习不过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他听歌,耳朵里塞着MP3.听周杰伦,听《娘子》,想着小北唱《娘子》的样子,更加沮丧。次恋爱所受的伤,一生都在治疗。

就是在他难过时,他遇见了白凝。

2

白凝是大一新生,很乖巧的样子。上自习时总是在桌上摆了一摞书,认真地做习题。大部分刚升入大学来的孩子们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自由,而白凝却还保留着高中时候的生活方式,甚至头发还是短短的乱发,别一个发卡在左边,有些土气。

莫尚次见到白凝,就不由自主地要拿她和小北比。其实他见到的每一个女孩,都让他想起小北来。小北的长头发、大眼睛、挺鼻子、雪白皮肤。但白凝,皮肤是小麦色,眼睛有些咪,嘴巴嘟着,一笑就看见暴牙。

但莫尚总是遇见她。在自习室,在图书馆,在食堂,甚至早上跑操。或许这并不是缘分,这只是生活方式的接近。但莫尚还是想认识她了,虽然开始所怀着的心思并不那么可爱。

又一次在食堂遇见,白凝一个人坐着吃饭。莫尚便走过去问她:Hi,同学,这里有人么?白凝羞红了脸,摇摇头,拿开自己放在对面座位上的书包。

就这样的认识方式,其实与内心的爱情期望相差太远,但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他作为一个老生带着学妹逛陌生的城,其实心中已波澜不惊。但白凝却无法掩饰心动。她的眼睛波光潋滟,总是低了头不敢直视莫尚。当一个女孩面对你时不敢抬头,偶尔的目光交错总是慌乱不堪时,这就说明她爱上了你。

在从长江大桥上走过时,莫尚拉了白凝的手。他曾经说过,如果有爱的人,一定会和她牵手走长江。白凝也知道,所以她很快低下头羞红了脸。

长江大桥一共1156米长。他们一共走了两个小时。白凝的心在这1156米内交给了莫尚,而莫尚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小北。

走到桥头时,白凝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踮起脚尖在莫尚的脸颊啄了一口,跑开了。莫尚只感觉她的冰凉的小脸一滑而过。

在江滩,有卖玫瑰的小女孩抱住莫尚的腿不让走,说,玫瑰3元一朵,才3元。没有玫瑰就没有爱情,哥哥给姐姐买一朵吧。

争执了好久,莫尚买了一朵给白凝,这是他给白凝买的朵也是的一朵红色玫瑰。

他从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

3

那朵有些缺水的翘了边的玫瑰,被白凝揭开外层吃了下去。这是莫尚次看见女孩子吃花。他觉得吃花这样浪漫的事情,总是应该像小北那样美丽的女孩去做的。白凝吃花的样子,让他觉得做作。

白凝是云南版纳人,而花在云南本来就是一道菜。莫尚不知道,因为他不曾怀了心思去想要知道。

恋爱后的白凝容光焕发,有时莫尚竟然觉得她变得漂亮了。但摇摇头,他脑海里还是小北。小北的笑,倾城。白凝的笑,露出暴牙。

白凝把莫尚介绍给寝室里所有的女孩。她让莫尚请女孩们吃饭,去吃学校附近的桂林米粉。每人都要三鲜的或者牛腩的。

白凝说,吃吧,吃吧,别客气。

莫尚坐在拥挤的小店里,只感觉到恶劣的霉味。

那天莫尚发了脾气。莫尚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让我见你们寝室的人,或者请别人吃饭别挑桂林米粉这种地方,吃顿饭的钱我还是有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让我觉得很丢脸。

莫尚说时面红耳赤,觉得有理在胸。片刻后,白凝的眼泪汩汩而下,如小溪般淹没了脸。她跑开了,莫尚没有去追。

莫尚想,就这样分开吧,分开很好,这样很好。他甚至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但这段牵手并没有结束,反而因这段争吵生命力更加旺盛起来。

4

那是一套生活用品套盒,有指甲钳、小刀、眉剪等,装在一个红色的塑料盒子里,质量并不怎么好。是学校门口献血车对献血者的赠品。

这盒礼物由白凝送到莫尚面前时,他摇摇手转身离开。

夜里莫尚接到白凝宿舍女孩的。她说,莫尚你不能这样对白凝,白凝她贫血你知道么?她傻到用自己的血去换一把指甲钳。因为她觉得这样真诚,这样你才会原谅她。如果这样的女孩你都伤害的话,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真心。

第二天莫尚站在白凝的楼下等她,她看见他就远远的站着。他什么也没说,走过去把她搂进了怀里。她的瘦弱的身子抽搐着,因为哽咽说不出话来,眼泪打湿了他的上衣。

他昨夜想了很久,他忽然想在大学的这几年里好好的和白凝在一起。这只是一个决定,并非美妙的梦想。所以,以后发生的故事,伤痛总比甜蜜多。

白凝给莫尚取了很多名字,猪,猪宝,老猪,莫猪猪。莫尚有些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一下变得和猪关系密切。他也回敬她:pig、ブタ、cochon.英语、日语、法语一起出来骂,然后得意地哈哈大笑。笑完了,莫尚也感觉到奇怪。

就这样,和白凝在一起的日子,他把小北渐渐地不再想起。

5

他们一起走在路上,人人都能看出来他们是一对情侣。他们做一些平凡的约会生活,去看电影,听演唱会,一起去了神农架自助游,吃好吃的自助餐,一起上自习,考四级、六级、计算机二级。

莫尚胖了,白凝也胖了。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只是莫尚仅仅是习惯,白凝的含了很多爱。莫尚能感觉到白凝的爱,因为,每一次争吵,说抱歉的那个人是白凝,转身走的那个人是他。总是155的女孩对着181的男生说别生气了,笑一个,笑一个。

看到的人都会觉得这个女孩真可爱,这个男生有些二百五。

莫尚还有很多二百五的行为。比如他从来不记得在节日里送给白凝礼物,却总是收到礼物。比如他可以在寒暑假不给白凝打一个,让自己的电子邮箱被她的信塞满。比如他从来不懂得去赞美白凝,虽然她烫了头发,绣了眉毛,学会了化妆,穿碎花的可爱小裙子。但是莫尚却好像从来没有发现她的改变,连一句轻描淡写也吝啬。

这些都是在两个人真正的分手后,莫尚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二百五。

莫尚比白凝早毕业一年,去深圳做金融类的工作。白凝去深圳看了他两次,而他只在办理户口那次,顺道回学校看了她。

还是请吃饭喝酒。他一个男生,请的是白凝和白凝宿舍的女生。

有人说,莫尚,好好工作,早日迎娶我家白凝。

有人说,莫尚,注意点工作机会,反正没多少天了,白凝就会去那边找你了。

她们全都是善良的看客,说一些善良的话。但莫尚听了却觉得无比的难受。因为她们说的从来不是他想的。他以为毕业了,两地遥望,早晚分手。结果这女孩的攻势如此猛烈,还想剥夺了他的一生,他感觉害怕。

他决定说分手的那个夜晚,白凝特别漂亮。白色的长裙,直长发,笑起来的样子也有点倾城的味道了。他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开口。

白凝先说的,分手吧。

他点头说好,没有片刻的犹疑。

像每一个不甘心的伤痛男女一样,她问他:你有没有爱过我?

他不答,答不了,不敢答。

他这样残忍,连一个谎言都不愿意给。

6

一年后白凝去了北京,莫尚还在深圳,没有女朋友。他有白凝的,但从来不打。他已经忘记了小北。他总是先想起来白凝才想起小北。他看见女孩开始不由自主地和白凝比较。

可是就像曼桢与世钧说的那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白凝结婚前一天给他发了E_mail.那夜莫尚喝醉了。他记起来小北给他的那个纸条,上面的字粒粒如刀:你只是我寂寞时陪着我的人,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他当时那么痛恨的一句话,一种行为,却全是他对待白凝的方式和心思。他从来没有爱过白凝。就像那次走长江,他只是一个寂寞的恋人。而她则是恰好当时陪着他的人。

那个27岁的夜晚,莫尚在酒吧里嚎啕大哭。年轻终于不见,纯恋终于不见,梦想终于不见,而他却始终欠了一个人的情,永生难还。

甘肃电线电缆
尼龙导轨
起重机遥控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