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欧债危机或波及西班牙是否重组仍存争议2佛

2019-01-13 02:43:40

  欧债危机或波及西班牙是否重组仍存争议

  集体援助力不从心,债务重组正越来越近,市场要准备面对主权信用违约

  高昂的债务融资成本,正在侵蚀欧元区国家经济自愈的能力。

  1月中旬以来,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欧洲五国陆续成功发行期限不同的国债,而这并不预示着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有任何的缓和。由于债务融资成本远远超过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投资者开始担心,类似“高利贷”的重压,将使这些国家平衡财政的努力变成徒劳。

  目前,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和爱尔兰四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平均水平已达7%,这远远高于德国10年期国债2.9%的收益率。而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这几个国家未来五年的名义GDP增速仅能达到2.4%。二者的明显差距,意味着即使这些国家节衣缩食,财政平衡的愿景仍很难实现。

  “希腊政府终违约越来越不可避免,而葡萄牙接受外部救援,也只是时间问题。”英国研究咨询机构CapitalEconomics的分析师称。

  中国银行驻英国的研究人士1月19日为此提示:如果爱尔兰、希腊和葡萄牙债务危机还可以应付,一旦西班牙和意大利出现问题,欧盟现有的政策和手段将力不从心。

  欧盟将如何对待?

  收益率“红灯”

  2011年初以来,葡萄牙国债收益率仍持续高企,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甚至一度飙升至7.18%的历史高位,虽然此后略有下降,但仍维持在6.7%附近。高昂的融资成本背后,隐藏着投资者对其经济增速的担忧。按照葡萄牙央行近期的预测,葡萄牙经济2011年将萎缩1.3%,如果以接近7%的融资成本衡量,二者之间的差距已达8个百分点。

  近期,欧洲债券市场的表现十分清晰地揭示了这一规律——未来几年经济增速预期越低,其现时的债券收益率就越高。“经济增速下降意味着税收收入也会减少,这将增加债务总额和赤字率,这也是为什么葡萄牙赤字率不及西班牙,负债率不及意大利,但发债成本要更高的原因。”富国银行全球经济学家杰·布莱森(JayBryson)称。

  在高收益率的吸引下,近期举行的几次国债拍卖相当顺利。1月13日,西班牙进行今年以来首次国债拍卖,和去年相比,30亿欧元国债的投标认购情况有所好转,国债投标倍数达到2.1倍,高于前次的1.6倍。但西班牙此次国债的发行利率为4.452%,高于前次的3.576%。

  葡萄牙5.99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拍卖也顺利完成,收益率为6.716%,虽比上次略有下降,但该国财政部门坦承,无力承担如此高的成本。

  “现在的问题不是说一次两次拍卖能否成功,而是这种高代价的发债能持续多久。”德意志银行的一位债券交易员对本刊表示,赤字率和债务总体负担固然是投资者的重要权衡标准,可如果这些国家经济基本面没有好转迹象,又持续以如此高的成本发债,无异于饮鸩止渴。

  债务到期高峰

  按照富国银行预测,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在2011年面临的到期债务总额分别为300亿欧元、3400亿欧低速离心机元和1500亿欧元。在几个国家中,葡萄牙的到期债务值虽然并不算,但其发债成本异常之高,且有三分之二的到期债务集中于今年上半年。仅4月和6月即分别有47.5亿欧元和50亿欧元到期。

  今年4月和月是两个欧元区国债到期高峰。中金公司研究部联席负责人、首席策略师黄海洲提示,“这两个时点(的风险)值得关注。”

  “一旦某次国债拍卖出现令人失望的情景,相关国家的发债成本都会受到影响而再度飙升。”布莱森也指出。

  也有学者指出,在诸多国家中,葡萄牙和爱尔兰虽然问题严重,但由于经济占欧盟比例很小,其实际影响更多是在投资者心理层面。“更大的风险在西班牙身上。”资产管理公司诺德·安博特(LordAbbett)的高级经济学家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Ezrati)指出,其风险的源头不在于西班牙政府的资产负债表,而在于其银行系统。“可以想见,当房市泡沫破灭,那些持有西班牙银行抵押票据的欧洲金融机构,会陷入何等恐慌之中。”

  虽然西班牙政府此前一直试图证明其银行系统风险仍处可控范围内,但市场仍持疑虑。西班牙央行1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11月西班牙银行业不良贷款总额由10月的1036.9亿欧元增至1047.8亿欧元,不良贷款率达5.7%。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西班牙债务压力并不突出,是由于未将银行潜在风险考虑在内,一旦糟的情形出现,西班牙会拖累整个欧洲大陆的金融市场。

  1月20日,《华尔街》报道,西班牙计划再次向陷入困境的储蓄银行注入数十亿欧元,并强制这些银行采用更为透明的结依然自我构体系。而此前亦有机构估算,西班牙银行业的潜在资金需求,甚至可能达到1200亿欧元。

  欧洲银行业的前两次压力测试并未令市场感到满意,结果不透明,且测试条件过于宽松的指责不绝于耳。1月18日,为期两天的欧元区财政部长会议在布鲁塞尔结束。会议就第三轮欧洲银行业压力测试的五项基本标准达成一致,同时也确定了第三轮压力测试的大致时间表,其测试标准将于3月底出炉,并将在7月前公布测试结果。

  可以预见,随着银行业压力测试的进行,欧洲债务危机仍有再度扩散的风险。

  债务重组抉择

  欧洲诸国不得不饮下自己酿造的苦酒。随着经济增速的下滑,投资者愈发怀疑其降低赤字的能力,而这又进一步推动其收益率走高——这些国家不得不为投资者的疑虑埋单,随之而来的结果是,利息和本金会以更快的速度增加。在这种自我加强的负面循环过程中,这些国家的处境更显艰难。

  “好比一家企业要求其分支来承担所有负债,并将负债集中在其评级差的分支上。任何采取这种策略的CFO都很快会失业,但这恰恰就是欧盟的情况。”瑞士银行首席欧洲经济学家斯蒂芬·迪奥(StephaneDeo)这样比较。

  “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未来很可能面临破产的局面,这将会迫使那些拥有较好财政状况的欧盟国家伸出援手。”英国对冲基金BlueGold宏观经济与货币业务常务董事任永力(StephenJen)在报告中指出,虽然援助还会继幸福的人续,但现存的援助手段并不足以彻底解决问题,欧债危机仍会升级,欧元也将持续弱势。

  2010年12月,欧盟官员提出所谓“欧元区共同债券”(E-bond)构想。他们认为,高评级的共同债券可以较为低廉的融资成本,为援助债务危机国提供必需资金。但这一方案遭到德国的强烈抵制。与此同时,欧盟内部对是否扩大欧盟金融稳定基金(EFSF)也争论颇为激烈,意见很难统一。

  在任永力看来,即使扩大欧盟金融稳定基金规模,或是发行共同债券成真,也无法彻底解决当前的困境。按他的估算,即使欧元区共同债券发行成功,希腊等四国所能募集到的资金可能仅能达到其债务额的20%,融资规模继续扩大,可能会导致欧盟内部一些国家的AAA债务评级被调降。而在现有欧洲金融稳定机制下,虽然援助规模还有扩大的空间,但当总体额度超过7000亿欧元时,也会导致欧盟内AAA评级债券被降级。

  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原本被局限于部分南欧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必然向欧元区核心国家蔓延,由此引发的系统性风险是欧盟所无法承担的。

  如何面对债务危机的进一步扩散?中国银行的分析报告提出了几种可能的方案:

  欧盟提高用于援救问题国家的EFSF基金预算;

  EFSF和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M)向问题国家提供更优惠贷款,进一步减轻受援国负担。目前,这两个工具的融资成本在2%-3%,而向希腊和爱尔兰的贷款利率在5%-6%之间;

  以欧盟的名义增加欧洲基本设施项目,抵消部分国家实施财政紧缩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

  欧盟考虑实施类似美国的存款担保计划(FDIC),缓解银行业危机。

  而《经济学人》则认为,集体援助已经失效,现在到了启用“方案B”,即债务重组的时候了。

  该刊本月中旬撰文指出,在目前高风险的几个国家中,西班牙虽然庞大,但即使在考虑进大规模的银行救助情景后,其财政状况仍有望维持在“可持续”的状态下,比利时和意大利债务水平较高,但私人存款较为高速公路隔音屏障充裕。因此,如果欧盟选择债务重组方式,仅仅需要对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这三个小型经济体“动手术”。

  从现是选择留下句号有的债务和经济状况来看,希腊这些国家偿债的可能性变得十分渺茫。

  此前,早有学者指出,应对那些偿债无望的国家尽快进行债务重组。欧盟内部存在同样的声音,斯洛伐克财政部部长米克洛什近期公开支持对希腊进行债务重组。但这种说法并未得到希腊和其他欧盟官员的认同。

  然而,对欧盟来说,债务重组似乎仍不是“选择”。在捍卫欧元的出发点下,欧盟并不愿因为债务重组而承担过高的道德风险,同时也担心会由此引发连锁反应。

  早在去年,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专员雷恩就曾公开撰文表示,债务重组的政治成本不仅将损及希腊

欧债危机或波及西班牙是否重组仍存争议2佛

,也将危及整个欧元区和欧盟。

  迪奥提出,即使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财政一体化,欧洲仍可向温和的财政一体化转变。这种温和的财政一体化可以以成员国的互相担保机制形式出现,或者是建立共同债务机构。NTS传感器现有的欧盟金融稳定基金应该化,资金获得过程也应该更加便捷。

  随着EFSF的角色日益扩大,意味着无需将税收能力转移至欧盟委员会,各成员国政府即可通过该实体发债,随后用其自身税收来偿债。

  CapitalEconomics也提出,EFSF被视为迈向欧洲财政联盟的一步。EFSF债券具有的评级,它可能会有不小的需求,但高需求并不能增加“欧洲财政联盟”的机会,因为它并没有向发行统一欧元区债券的方向更进一步,而是欧盟领导人在讨论要提高EFSF的规模。而现在,它已遭德国否定。

  不得不承认,现在离欧元区统一债券还有很大距离,更不用说欧元区统一的财政政策。即使是在欧元区有更大的预算协调,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欧元区问题并非无解。”黄海洲仍认为,除了能否从外部得到足够支持,关键的取决于欧洲政治家的智慧。

220v直流电
桂林茶碗生产厂家
济南家用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