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法律

章子怡专访难的时候都过去了

来源: 作者: 2019-04-09 13:31:54

章子怡专访:难的时候都过去了

前天,身陷“捐款门”风波达半年之久的章子怡来到四川省德阳市,参加“德阳孤残儿童寄养培训和流浪儿童保护中心”的项目发布会。这是两年前她在戛纳募捐的40万美金善款所资助的慈善项目。半年来,这笔善款的去向问题一直被友所质疑。如今该项目启动,善款去向有了答案。所以章子怡很感慨地说“心愿已了”。

在“捐款门”事件中,章子怡一直保持沉默,一次接受采访是在3月份,在《中国》的采访中,她详细解释了善款的明细。这次在德阳,她接受《南方都市报》等少数媒体采访,首次谈论遭遇“捐款门”以来的心情和感受。

1

为什么今天觉得如释重负?

“所有人都可以去诬陷我,所有人都可以说三道四,但是我能看到这些孩子有一个家,就觉得还有甚么不值得的呢?”

南方都市报:今天把戛纳善款落实到具体的项目上,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章子怡:人在经历挫折过后可能会有新的觉悟,对我来讲,我就希望它是一件好的事情吧,少我可以重新看见很多事情,看清很多人情世故,不是特别容易。

南都:你说一切压力跟一切挫折都是值得的,为何这么说?

章子怡:值得。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这群孩子,为了让他们有一个家,当这个事情成立了,我知道建好后这些孩子能搬到那个保护中心,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可以去诬告我,所有人可以说三道四,但我看到这些孩子有一个家,就觉得还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南都:为何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章子怡:对,我自己一直在期盼着这一天,因为只有到了这1天才会(让***)水落石出,才能让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今天觉得挺踏实的,因为这件事情我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愿,我的宿愿实现了,我很感动。然后我又去看一些孩子,这些孩子我上次抱过的,都长大了。

南都:还认得吗?

章子怡:我认不出来,问了老师。我今天的感受是,这个地方(福利院)实在相比之下还是太简陋了,我是真的希望这个项目快一点,可以给它做起来,孩子们都可以搬到那边去,多幸福的一件事情。我就在那儿跟大家说这个我就特别开心,所以还有什么呢?!

南都:在台上讲话时两次梗咽,可是全部都给你鼓掌,有没有感受到大家对你做慈善事业的鼓励?

章子怡:有(重复三次),我其实在底下,就是在,我(叹气),我今天看那个规划效果图的时候,听每个人讲话的时候,我是特别感慨的,我……希望是云开雾散吧……对(笑)。

2

为什么过了两年才落实善款?

“任何事情过程都是艰苦的,而且这个东西不是在我所掌控的这个权力以内的”

南都:在这笔款项的落实上,大家会有疑问,为何过了两年才落实。

章子怡:任何事情进程都是艰苦的,而且这个东西不是在我所掌控的这个权利以内的。不是我说你们要2009年就给我盖好了就行的,不是这样子的,他们也是要一步一步地推动。今天中午跟关爱儿童组织的人见面时,他说他会尽可能把批证的进程缩短,争取下个月就开工。那多好啊。

南都:听纪灵灵说,在推动这个项目的进度上,你们也做了很多努力,本来没这么快的是吧?

章子怡:确切是。不仅是资金上的支持吧,我们还跟当地政府沟通,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这个用心,和这个项目将来对德阳市带来的福利。所以领导也都开始重视。

3

为何沉默了那末久?

“我一开始是很蒙的,我觉得怎么会这个事情有问题呢?挺蒙的你知道吗?”

南都:事情出来以后,你开始一直都是沉默,也让大家很不满。

章子怡:对,因为我一向的方法态度我不太会理这些假的事情,绯闻也好,还是说我什么的,我都不是特别理睬的。我一开始是很蒙的,我觉得怎么会出这个事情(注:捐款的事)有问题呢?挺蒙的你知道吗?我又没有一个甚么智囊团在身边赶快给我出谋划策什么的。

南都:你早出来讲这件事是接受周黎明的采访,为何不选择更加面对大家的方法,比如开个发布会,来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章子怡:是这样子,在这个进程当中有很多媒体联系想问这个事情。但是没有一个人像周黎明那样做了那么多的作业,老实话讲,我相信这个事件除我自己清楚那些律师的这些过程,甚么时间,然后做了什么事情,我花了那么长时间,也花了很多天去请这个律师去帮我做这个调查和证明,我要把所有的证据,包括不清楚的一张照片,就现场所有证据我都拿去美国。由于我觉得只有这种严格的法律才可以给一个交待,由于一开始我不想自己站出来说,为自己去辩解,我又不是一个罪人,是吗?但是周黎明那个访问,是由于他跟我联系了很多次,他做了很多功课,我觉得他是一个负责人的人。采访时他也没向着我。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停了一阵子,我说“我怎样像在监狱里被盘问一样”。但是我觉得对的,由于大家都想知道这些问题,那我就去接受他采访,否则的话我会站起来走的。真的,那些问题都很尖锐。

南都:但有些人还是他的采访太温和了,还认为他是“挺章派”。

章子怡:我觉得你既然是一个做作业的人,那我就接受这个采访,没想太多。如果我找一批人来开发布会,在那时那个氛围和当时那个环境,可能又会有人说我搞什么的,又来这一套……那次采访,我回答了他七个问题,全都是关于那些数字什么的,我都给他说清楚了。他那边是夜里12点多上,一些站又开始了一个新的讨伐。那你说我还要出来说吗?

南都:被吓怕了吗?

章子怡:也不是吓怕了,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吧。

南都:就算你今天做这个事,你以为云开雾散了,但还是会有人骂你。

章子怡:肯定了,但是我还是那句,我相信大家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觉得……(叹气)

4

为何不公布善款明细?

“我特别为难,你知道吗?比如说有人答应捐给我的钱,现在不给我了,我能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吗?那我就一点人格都没有对不对?”

南都:今天的发布会,我以为会有一个环节,你会说一下40万善款的事情?

章子怡:我特别难堪,你知道吗?比如说有人答应捐给我的钱,现在不给我了,我能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吗?那我就一点人格都没有,对不对?我没有办法说,张三捐了,然后他当时愿捐的,然后现在不肯给了,你要我怎么讲啊?我不能把我的朋友出卖了嘛。他们是好意认捐的,但现在可能他也破产了,或是什么……不知道,他有他的缘由,或他们顾虑的原因,但我不能说由于他不捐了,我就把人家出卖了,我不能这样做嘛。

南都:那这些善款现在到位的有多少?你需要补多少?

章子怡:补一分也是善意,没有关系的。所以我就说要做一个有心,敢担当的人。只要我做的这件事,哪怕他人有变数,我们不能有变数。

南都:以后做慈善的话,章子怡资金会会用新的方法或手段?

章子怡:固然我觉得我们一腔热血,但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然后就是,不是说你有一个心就可以把它全都做得很圆满——固然我觉得这都是一个过程。我想以后的慈善工作不管是跟其他的组织去合作或是……我都会用我的心,然后用很正确的方法去做它。

附:40万美元善款明细

虽然章子怡自己以为德阳项目开工,一切***自然就水落石出。但实际上,昨天的发布会后,很多友们再次提出了那个疑问:之前不是说100万善款为什么变成40万?为何这些钱要到两年后才拿出来?

对这些问题,她用一份长达10页的律师事务所做出的《有关章子怡基金会的备忘录》来解答。“捐款门”事件后,章子怡聘请了Glaser,weil,fink,Jacobs,Howard&Shapirao律师事务所来去顶和分析章子怡基金会的财务状况。其中就基金会筹集的40万美金的善款来源和明细进行了证明。

该律师事务所的声明中显示:章子怡在2008年5月12日戛纳筹款活动上筹得的现金捐款总计1392.36美元,其他大部分款项是以承诺情势作出的,其中三项承诺的15050美元已征得,并通过电汇或者现金或者支票的方式存入基金会的银行账户中。还有五个捐款人的款项尚未征得。也就是说,此前章子怡宣布在戛纳征得50万美金(共征得465050美元)的许诺中,只有15050美元已经征得,还有450000美元还有待征得。

在这份备忘录中,律师所也确认了章子怡基金会银行账户的资金,实际上只有41107美元。

同时,章子怡通过律师事务所确认她将会继续用她自己的钱款来补充基金会终征得的款项(目前是41107.86美元)和基金会已经许诺捐助的款项的差额,交给德阳儿童中心。该律师函也公布了章子怡基金会目前的银行账户存款和资金状况(见上面的表格)。

5

假如没有戛纳那次捐款……

“我没有骗,我也没有诈,我自己捐,然后我还鼓励大家,然后把这样的一个信息,以我特殊的身份传递给更多的人,我觉得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去做的,但是我迈出了这一步。”

南都:戛纳的那次捐款,惹起那么大的风波,其实你不做的话可能反而没有这些事,会后悔吗?

章子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是我身旁的人,朋友问过我,你让我现在讲的话,我没有做错。那一份***和那一份对灾区的那种心痛的表达,可能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真的想做一件事情。现在产生了这么多事情,然后有朋友就说,你说你那时候要是不干这个事,你好好在那儿享受一下戛纳的海滩、阳光,哪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的是有人这样跟我说过。但是我想,这事实上没有什么后悔的,你只要不愧于心就是了,对吗?我没有做任何……我没有骗,我也没有诈,我自己捐,然后我还鼓励大家,然后把这样的一个信息,以我特殊的身份传递给更多的人,我觉得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去做的。但是我迈出了这一步,然后产生这么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挺难受的。不光是我,家里人,影迷,他们都遭到伤害。我看到(停顿哽咽)在我特别难受的时候,(停顿梗咽)我在那个官到影迷留言说“我看到章子怡三个字就一直在流泪”,然后我在想(停顿梗咽)其实(停顿梗咽)……其实也都不重要,结果可能是重要的吧。

6

被质疑是做秀……

“把这件事当做一种动力吧,更鼓励我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南都:现在善款项目落实了,你说心愿已了。但肯定还是有人觉得这可能是你想挽回形象的危机公关,或作秀。在这之前你也有些慈善行动,都被质疑了,会不会觉得做慈善的压力特别大?

章子怡:我觉得大家这样想也正常吧,也没有什么毛病。我不会说由于他人怎样想,去改变我对慈善的认识和对我个人的这类寻求吧,所以我就还是挺坚定信心,就是说我要做什么我会继续去做的,我不会就这样气馁了,我觉得。

南都:会觉得委屈吗?本心是做很好的事情,但是会被大家有不同的解读。

章子怡:还是会吧,但是我觉得难的时候都过去了(哭)。

南都:小孩唱《感恩的心》,你也哭得很利害。

章子怡:我觉得,其实那个你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他们嘛,是吗?其他人可能感受不到的那一份快乐或是……比如说今天那个Robert(关爱儿童组织履行总裁)在那儿讲话的时候,他说的每句话我估计其他人不会那末认真地听,但是我很认真在听他说什么。旁观者可能感受不到这种感觉,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就是你没有碰到这个东西,你没有体会的话,可能会感受不到那种感情。那些小孩,记得我上一次来看他们的时候就听说有这样的一个项目,然后我去那个福利院,孩子们也是在唱这首歌,和我今天听到的一样一首歌,而且领唱的还是这个姑娘。

南都:心情不一样吗?

章子怡:太不一样了。

南都:当时可能没有这么大感触吗?

章子怡:固然了,今天我觉得可能会更加感激吧,我会重新去认识很多事情,认识很多情感。

南都:现在面对那些攻击你做慈善是作秀的言论,你心情怎样?

章子怡(叹了口气):把这件事当做一种动力吧,更鼓励我一定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南都:这件事是你出道至今的打击吗?

章子怡:算是的一次打击。一个孩子做错事,被打有心理准备,但孩子没做甚么,突然被痛打一顿,也是一个养伤的进程。

络意见

不论目的为什么,终结果OK

南都讯朱燕霞章子怡前往四川德阳市参加灾后重建项目,是非争议缠身的她此次亮相仍然引发了媒体、友多方关注,其德阳之行再次成为友热议话题。昨天,在国内热门的论坛站上,发现友们意见不一:有人继续质疑谩骂,有人怜悯支持,也有人保持中立静看局势发展。

行善应得肯定,结果皆大欢喜

此前已有冯小刚等圈内人士公开声援章子怡。章子怡近日公然亮相的两次都与慈善、孩子相关。自上月探望在青海玉树地震中受伤的藏族女孩卓玛后,前天前往德阳市福利院探望1众孩子,成为伊秀微博()上的讨论热门,参与发表意见的当中还包括通过身份认证的友。虽然微博上仍不缺对章子怡的“讨伐”之声,但也有大多数人发出“温和”之声,肯定了章子怡的行善举动。有友认为“她有这份心就不容易了”,有友则认为***不应继续在事件上声讨:“得饶人处且饶人,章子怡已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伊秀验证为星光大道总裁的老韩则发表微博说道:“章子怡的行动会是一个转折点吗?是,由于人心总还是向善的好,就算犯错误也得给一个改正的机会不是,何况不一定呢?祝愿好人吧,也希望她是好人。”

另外,尽管友cloudgray称对章子怡事件的发展早已有所预料,充满疑点,但是在发帖内仍然表示这样的结果“OK”,“无论是章子怡本人,还是被说是章黑的善款楼众友,不论其目的为什么,终究的结果就是十字会得到了16万人民币,德阳获得了40万美元的慈善捐款,许多明星明了公共和社会道德压力,懂得了如何在做慈善的同时保护自己——这都是好事。”

被质疑太过高调,继续追账目明细

章子怡的慈善举动也在天涯社区等络论坛引发争议,仍遭到许多友质疑,指出挽救形象做秀嫌疑大,并继续直追先前“诈捐门”的账目明细及所捐的40万善款又将如何落实和证明。有友发帖质疑道:“不是说没有通知媒体、低调前往么?怎么一个镜头不缺的,个个都是章子怡的大头”,而另一位友则认为:“章子怡,你上一个帐本和银行明细不就什么都结了,你搞那么多事情有意义吗?”

在天涯社区论坛内,还有众多友继续发起“侦探”本质,贴出德阳市区民政局、福利院等相干,号召大家继续去追踪关于此次灾后重建项目的详情。另外,不少友也发起了向章子怡代言的国内某牛奶品牌广告部投诉,认为应该撤消其品牌代言资历。

手记

章子怡柔弱的一面

采访章子怡是在德阳一个酒店的房间里。当时她刚刚从福利院看望小朋友回来。一开始,她的情绪还比较平稳,但很快就失控了,常常因为要控制眼泪,沉默很久。整个采访就在停停顿顿中进行。她显得有点如履薄冰,采访进程中,常常很犹豫地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可能还是不说的好”……这样的章子怡,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有人说她演技太好,这样的眼泪只是为了博取同情,只是鳄鱼的眼泪。其实她自己也明白,即便今天善款的去向有了着落,依然会有人质疑她做秀炒作。昨天的出来后,一些友的质疑依然集中在:“100万美元善款为什么变成了40万”、“这些钱为什么到今天才拿出来”。这些问题,在周黎明的那个采访中,章子怡已解释过了一通。简单易懂地说,从一开始,基金会对外公布的善款就是近50万美元(100万美元是误传),而其中只有4万美元左右是真正汇到基金账户中的,另外的40多万只是许诺捐款,至今没有到账。而依照协议规定,这笔40万美元的善款是在该项目开工之日起三周内打入关爱儿童组织的相关账户中的。也就说,友们对她的质疑,有信息不对称的缘由,也有对程序的不了解,其中也许还有一些是跟着起哄痛打落水狗的人。

我这么说,并不是想替章子怡辩解。“捐款门”刚闹出来时,我对她同样没有好感。但后来长达半年“倒章”越来越凶,甚至演化成了一种“批斗”,反而让我开始冷静看待这件事。我也很清楚,真正的***不可能凭一次采访就水落石出。圣经上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单纯从慈善这方面来看,在这半年中,章子怡做了一系列慈善活动,西南旱灾捐款,玉树地震捐款和看望受灾小孩……不管初衷如何,这样做的结果确实能帮到很多需要帮助的人,那又何必对她太苛责?

采写:南都方夷敏发自四川录音整理:实习生刘美华

身上肌肉酸痛应该吃什么药
手脚发热高烧怎么办
怎么缓解鼻塞流鼻涕

相关推荐